7星彩开奖记录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廣角

美舍河中游主要文化資源(一)

錄入:     www.edawx.tw     2017-11-24

  目錄

  

  2.1府城衙門遺跡和瓊山城墻

  2.2府城鼓樓

  2.3七井八巷十三街

  2.4瓊臺福地

  2.5瓊臺書院魁星樓 

  2.6瓊山學宮大成殿

  2.7泰華庵

  2.8天寧寺

  2.9鼓樓街的三圣宮

  2.10達士巷古道

  2.11康皇廟和馬皇廟

  2.12北勝街古道

  2.13五里官道

  2.14繡衣坊的晏王廟

  2.15海瑞故居

  2.16丘浚故居

  2.17吳典故居

  

  美舍河中游主要歷史文化資源

  

  海口市的府城,自宋代成為瓊州州治后,作為海南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延續了千年。明洪武年初,瓊州設府統領全島,府治設于此,城名由此而來。依地勢和城墻,街道布局以東西向的今文莊路、忠介路為主線,其余路巷多在南部鋪開,逐步形成“七井八巷十三街”縱橫交錯的城鎮交通網絡。

  2.1府城衙門遺跡和瓊山城墻

  瓊州府城位于海南瓊山府城街道和濱江街道,古城大部分位于府城街道內,少部分位于濱江街道東門社區,自宋朝以來,府城作為海南的政治、文化、軍事中心,延續了一千多年。瓊州府城始建于北宋開寶五年(972),大規模的修筑及擴城是在明代。原城墻長4100多米,高9米多,寬6米多,設東、西、南三座城門和四座角樓,有子城、月城、護城河。現僅存東西城門部分城墻及鼓樓等。宋開寶四年(971),宋王朝對海南的行政區劃進行較大調整,將原島北部的崖州屬縣舍城、澄邁、文昌等劃入瓊州,遷瓊州州治于府城。 史料記載,府城土壤平衍山無險峻,清流拱其前,洋海繞其后,馬鞍居于右,七星擁于左,文筆三峰聳翠挺拔,誠海邦一名區而州縣之望也,山水環繞。 也許當時的執政者看中的正是這樣的一塊風水寶地,被確定為州治所在地后,原來僅為縣治的府城,面積與規格已遠遠不能滿足其作為瓊州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重任了,府城原有的夯土城墻邊開始出現了人們施工的場面,大規模的擴建隨之而來,城墻擴展到了1.5公里長。同時,在府城的南門開挖修河,作為府城所城的護城河,這便是河口河,即如今的美舍河,一些外來的大船可由港口經此河直到城下。州府衙門的選地當然也不能含糊。當時選定的州府衙門(現文莊路瓊山政府宿舍大院內)地勢較高,視野開闊,有溪流在不遠處流過,而在其東南邊,有一片湖稱為南湖,似是一面寶鏡。附近環繞三座名為抱珥、文龍、三臺的小山峰,形似一把交椅,官府衙門就坐落在這把交椅之上。

     

  

  到了元代,美舍河蜿蜒已達十里之長,貫通南渡江,府城也成了交通重心,大小船只往來河道之上,以運輸糧、油、糖、木材等物可過府城南門的碼頭,繁華與喧鬧似乎也隨著它的溪水流入古城,這里相繼成為元代瓊州路安撫司、乾寧軍民安撫司、乾寧安撫司治所在地。 明洪武二年(1369),兵部侍郎孫安帶官兵千多人開駐瓊島,瓊州隨后被升格為府,置府治于府城所城之中,統轄整個海南,始稱為郡城,府城再次開拓城圍,擴筑城池。9年之后,府城郡城大體形成,其城圍1253丈,高2.7丈,厚2.8丈,雉堞1843個,庫鋪57間,開東、南、西三個城門,東門原為朝陽門,后改為永泰門,南門叫靖南門,西門叫順化門。郡城不設北門,但建了城墻樓,叫望海樓。 府城為何沒有北門,據說,修城墻時認為開北門有兇兆,且北邊臨海,不利于防守。在城的東西南北角各建一座角樓,以便巡查放哨。

     

     

  洪武十七年(1384),海南衛指揮桑昭在城西門外增筑土城380丈作為子城,壯觀、巍然、完整的府城所城也由此形成。自宋代成為州治直到民國時期,府城一直是海南政治及軍事的核心之地,延續了千年。 順著府城東門路直下,我們看到一段殘缺的城墻,舊的墻體連著新墻體,兩邊還有一些周圍居民搭建的建筑物,讓人無法分辨出這里是記載著府城古城墻的東門所在地。 零碎的記錄、地方史志里的記載還能拼湊出城墻的大體輪廓,折射著府城曾經有過的繁華和榮耀,但城墻之內曾上演的無數次時代變遷的血雨腥風,無數平民百姓的恩怨情仇,大多已被淹沒于歷史的塵埃之中。

    

     

  據《瓊山縣志》記載:瓊州府城郭,又名海南衛城池,地今之府城鎮,建于北宋開寶五年(公元972年)。至明、清兩代多次修建。原主城池長4135米,高約9米,闊約59.4米,雉堞1830個,并在東、南、西三個城門上各置敵樓一座,北邊無城門則建一座望海樓。南筑長堤,引南渡江支流為濠,四周構筑護城河,十分壯觀。東南城門的基石高七層,豎砌,系一丁一由的砌法,石間嵌砌大磚(71×36×18)。大磚砌九天,中磚(70×32×13)砌四天。拱門用小磚,整個造型上端是拋物線形,下面則是馬蹄形,造型異常穩固。

  然而,如今,由于風化作用與人為的破壞,瓊山府城墻已傾圯,現僅剩西門城墻一段約110米長及東門城墻一小段。

   

  2.2府城鼓樓

  鼓樓又叫醮樓、文明樓,在今府城鼓樓街。是海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元代在府城設元帥府,元帥府對面不遠處便是元代府城的南門,南門是宋元兩代進出府城的主要通道。南門和元帥府之間設醮樓,以便巡更、查崗,至元末醮樓廢。明洪武五年(1372)海南衛正式成立,衛指揮王友在醮樓故址建鼓樓,用作報時、報警。萬歷三十三年(1605),瓊北大地震將鼓樓震毀,萬歷四十三年(1705)復修。雍正十一年(1733),知府宗思圣做了重修,改名為文明樓。今天所見的鼓樓,是清代乾隆五十三年(1788),由瓊臺書院的主講吳典倡導修建的,經吳典倡修后的文明樓,成為海南文人登高望遠,憑今吊古,以文會友的絕妙去處。如今,樓宇只剩一半,岌岌可危,樓上雜草叢生。

  府城鼓樓位于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文莊路南端古城垣上,是一座土木結構,西樸大方的城樓。始建于明洪武年間,是海南衛指揮使王友所建。據《瓊州府志》和《瓊山府志》載,府城有東西南北四座城門,鼓樓坐落于城之正中偏南,是海南衛的所在地。婁上有重失駐守,居高臨下,以窺城內外動靜,衛護治安,是古代一項軍事設施。 鼓樓氣勢磅礴,雄偉壯觀。樓下城庸寬厚,下臨曠野,有石級拾登,直通城門。原樓高三層,現僅存二層。均受歷代珍視,故屢毀屢建。從鼓樓碑文記錄,可知它近500年來的興替遷易。從明代從化十七年(1481),衛指揮使李泰增砌臺基,副使徐斐設置銅臺滴漏以計時起,曾多次修建和遷易。萬歷十六年(1588),鼓樓又遭火焚,及至次年,副使孫秉陽、郡守周布賢才移建于城之東門內,為今鎮之東門。以后,郡守涂文奎,又移至舊址復建。萬歷三十三年(1605),瓊臺發生地震,鼓樓又遭塌毀。次年,尚書王誨遂重修,乃保存今樓。門額上分別灰塑海南壯觀奇甸文明楷字。

  鼓樓之擅名,又屢毀屢建,不僅因登樓可遠眺海府山川形勝之大觀,而又因斯樓歷盡滄桑,在防護瓊州治安作過重大的貢獻。史載,在明代,日本強盜侵擾我國沿海水域,當時海南府城地區也遭海盜侵擾,鼓樓是當年海南軍民打擊海盜的一個指揮所。現在移至于五公祠內的大銅鐘,是當年鼓樓上報警的大鐘。

  府城鼓樓,古時候就有文人贊美登樓以觀賞海天一色美景的詩句:百尺危樓瞰大荒,萬家煙火正微茫;浮圖七級凌霄漢,蕩誨千帆破夕陽。”可見他自古就是旅游勝地。今天,前往府城鼓樓登高,一邊緬懷前人往事和了解鼓樓歷史變遷,一邊飽覽府城新姿和山海美景,自然更有興致。

  府城鼓樓,它是一座歷史文物,但現在是居民巷。它所在的街被命名為鼓樓街,每年的正月十二,是鼓樓街公期之日。公期是一種地方文化習俗,是民間自發組織的年度性、區域性的祭神活動。

  2.3七井八巷十三街

  府城地勢北高南低,明清兩代,依地勢而建,逐漸形成了以府前街、鎮臺前街、北帝街為主線,仁和巷、草芽巷、關帝巷等街巷縱橫交錯的“七井八巷十三街”格局,一條條街巷,一口口古井,承載了古城的昔日繁華,如今再步入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街巷,一路走去,歷史的滄桑感撲面而來。

  七井

  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中,八巷和十三街都比較明確,但“七井”究竟是哪七井卻眾說紛紜,有的說“七”并非實數,府城大大小小的井就有上百口之多,甚至對于“井”這個詞是否指水井也頗有爭議。

  曾著有《府城春秋》一書的黃培平老先生就認為,因七井是與街巷這樣的交通網絡并提,故這里所說的井,不是指人們開鑿取水飲用的井,而是縱橫交錯,組成井字形的交通網絡,也是古時做買賣所稱的“市井”,造就了道路暢通、市井繁榮的城鎮格局,也就是說上述八巷十三街,以南北向為縱,東西向為橫,構成了府城的七大井塊,并一一列舉了各井塊。

  但也有一些觀點堅持認為“七井”是確指有特色的七口大井。其實即使是作為古代城邑中集中買賣貨物場所的市井也離不開水井,在顏師古為《漢書·貨殖傳序》作注中就提到:“凡言市井者,市,交易之處;井,共汲之所,故總而言之也。”孔穎達為《詩經》作疏也指出:“俗說:市井,謂至市者當於井上洗濯其物香潔,及自嚴飾,乃到市也。”

  明正德《瓊臺志》中,在“山川”兩卷中,就附有“巖峒井泉”,詳細介紹了當時瓊島上各縣著名的井泉,其中府城內就有雙井、蓮塘井、玉液井、西城大井、南城腳井、北城井、水關井、武秀井等八口井,七井是否就在其中不得而知。

  位于仁和巷的丹霞井深10余米,為府城諸井之冠,日積月累,打水的繩索在石雕的井圈上,密密麻麻地磨出了81道繩痕,據說最深的一條達8厘米。傳聞府城是一塊風水寶地,如龍脊龜背俯臥在瓊北,而丹霞井正處于府城的中央,古道臺、鎮臺、瓊臺等“三臺”的核心,吸天地之靈氣,故此井也被稱為長壽井,喝了井水能福壽祿三全。

  經過馬鞍街走入達士巷,一直往里走,不一會兒擁擠在巷子兩側的房屋突然退開,留出一塊難得的空地。這空地的正中便是一方古井——鐘芳井。

  明正德年間,有位進士名為鐘芳,一生著述頗豐,涉及經學、史學等諸多方面,曾被譽為嶺海巨儒。鐘芳井的取名便是為了紀念這位海南名賢。同時,它還有個別稱,叫達士巷大井。旁邊有一石碑,上面寫著:康惠泉龍神。右邊小字寫著:光緒十八年歲次壬辰仲春月谷旦。由此推測,這口井最遲在1892年便已開始使用,距今124年。左邊小字寫著:達士巷、金鞍街、銀鞍街同重建。由于這塊石碑,這口井亦被稱為“康惠井”或“龍泉井”。

  三合井則位于馬鞍街最南端,為防附近的小孩跌落,井口已用石板蓋住,并加了鐵鎖和鐵鏈,井旁有一個小廟,供奉著井神,井雖已廢棄不用,但井神的香火仍旺盛,井沿邊的香爐插滿了香燭,連廟旁的石狗亦獨享一爐香火。

  我們不知道歷史上的七井具體指哪七口井,但如果現在重新評選七井的話,上面這幾口井大概可以入選吧。

  八巷

  直為街,曲為巷;大者為街,小者為巷。巷,北方人稱之為胡同,即連接大街之間的小路,府城的八巷,指蛋巷、打鐵巷、仁和巷、少史巷、草芽巷、達士巷、關帝巷和雙龍巷這八條小街巷,多為居民點,論寬度雖不過2米—4米,但因為八巷多有名人故居,各種逸聞趣事流傳甚廣,府城八巷也成了仿古探幽的好去處。

  蛋巷是府城最短最窄的巷,只有75米長,最狹處僅1.1米寬,清代形成,因其兩邊巷口小中間大,似蛋形而得名。但由于后來有居民在中間寬闊處加蓋了房子,蛋巷如今已名不副實,甚是可惜。

  打鐵巷南低北高,是府城坡度最大的巷,傳說清朝時該巷有幾家鐵器作坊,也有說是鑄打金銀首飾的,由于生意興隆,每日從早到晚,不斷傳出敲打金屬的聲音,其聲如同打鐵,打鐵巷也因此得名。如今打鐵聲早已不聞,唯有長滿青苔的老屋、發亮的青石板路和耄耋之年的老人仿佛還記得舊日此地的繁華。

  仁和巷又稱仁和坊,原稱夏宅巷,因為此巷在明朝出了一位正三品南京太常寺卿夏升而得名,現名寓意“仁愛和氣”,“曲為巷”這三個字對仁和巷來說真可謂名副其實,它長雖只有380米,卻轉了四道彎。

  仁和巷沿街墻面上,畫的是數十位瓊山古代先賢,為首的正是被稱為“一里三賢”的邱濬、海瑞和許子偉,老人在畫中走,歷史也隨著他腳步一頁頁翻過。

  或許因為仁和巷過于曲折,難以改造,這條老街巷在未來“瓊臺復興計劃”的總規道路中恐將取消。

  八巷中的少史巷亦稱夏宅巷,相傳清乾隆時有一夏姓大戶人家在此居住,后來夏家搬走了,又來了一戶,據說其祖先擔任過少史官職,巷就改稱少史巷了,但在海南方言里,“少史”二字讀音與“臭屎”發音相同,為什么當地人會用這樣一個發音的詞稱呼此街巷,是否有暗諷的意味在內就不得而知了。 

  草芽巷依西城墻而建,至今仍有明石城墻遺跡,由于此處原長滿青草,兵丁割草喂馬后,又很快長出嫩嫩的草芽,故名草芽巷。草芽巷可謂八巷中最有傳奇色彩的街巷,這與瓊州名士吳典一族息息相關。傳說吳典祖父吳福未發跡時就曾在草芽巷附近野草叢生的破寺里安家,除做豆腐謀生外,還割草賣給官衙,并因此在荒地中挖到大批金銀財寶,遂成為富甲全城的大戶;而他的孫子吳典中進士,入翰林,擔任國史館、三通館編修,四庫全書副總裁和武英殿分校官,參與國史編纂,是清代海南入翰林的第一人,后丁父憂辭官回鄉,出任瓊臺書院主講,致力教育和公益事業,頗得美名,因吳氏一族定居于草芽巷,此地也從人煙稀少的荒地成為熱鬧的街巷。

  

  達士巷位于小西門內南隅,長410米,是全城最長的巷,也是唯一一條保留完好有百年歷史的青石板路,屬原瓊山市文物保護單位。明清時期,有不少達官顯貴、名賢紳士在此定居,故名達士巷,明代被譽為嶺海巨儒鐘芳的舊居遺址、清末民初瓊島文化傳承者王國憲故居等都坐落于此;達士巷東的古廟群落,以三圣廟、馬皇廟、康皇廟為代表,歷經百年仍香火不衰。

    但香火最旺盛的恐怕還是關帝巷,這條巷因其北端抱珥山上的關帝廟得名。抱珥山是府城的制高點,明弘治初,關羽廟遷建于此,后環山筑臺,稱瓊臺,并在瓊臺前面立瓊臺福地坊。關羽在民間信仰里既是忠義化身又是保護神,更是財神,因此香火旺盛,朝拜者不絕于途,這條必經之路也就被稱為關帝巷了。

    雙龍巷位于鼓樓街之東,西端與靖南街相對,清代前此巷有科舉考場、姓氏宗祠以及文房四寶店鋪等,是文運昌盛之地,不少讀書人都在此地發龍運、跳龍門,于是取 縣后街、丁字街、學前街、馬鞍街、北勝街這十三條主街,也有說法認為繡衣坊(北門街)應列入其中。

  這些街道絕大多數都可以追溯到明代,那也是海南歷史上人文最為鼎盛的時期,但十三街的寬窄不一,部分街道比較窄和短,更接近巷,但總的來說,十三街作為交通要道仍勾勒出了古代府城的主骨架。

  我們假設到當時瓊島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府城一游,在步入明代府城東城門朝陽門后,首先踏上的就是十三街之一的東門街,這條總長350米、寬6米的咽喉要道早期還是泥沙路,兩旁少有住戶,后來街兩邊人口增多,慢慢形成了集市,故稱為東門里,初入府城,想必就會驚嘆于街市的繁華。

  再往西行,就來到了府前街,這里是瓊州府衙、府學宮所在地,也是整個府城的核心所在,府衙門前大街也就被稱為府前街;如果這位農民活到了清朝,他會發現治所沒啥變化,只不過府衙已改為道臺衙,府前街也改稱道前大街;但到了1926年府城擴建古道時,此街已被正式命名為文莊路,以紀念瓊山著名先賢丘濬(謚號文莊),現仍是府城地區主街道之一。

  沿著府前街溜達著往西走沒幾步,大街南邊有一條2.5米寬的南門街,這是通往城南靖南門的主要街道,因為該街從鼓樓石拱門下通過,因此又被稱為鼓樓街;步行到南門附近,我們會發現這里還有一條東西走向的明代古街,因靠近靖南門而取名靖南街,南門街和靖南街環境比較清幽,多為民居、少有店鋪,平時行人稀少,但鼓樓卻是當時文人墨客登高望遠、以文會友的文化中心所在,今日從街上過,還偶爾可瞥見艷陽下一位身穿校服的少女正倚在鼓樓上讀書,可見此風數百年后猶存。

  我們可以經由尚書街從靖南街再回到府前街上,明萬歷年間,瓊州地方官員在府署前衛定安人南京禮部尚書王弘誨立“學士尚書坊”,街道因此得名。清代海南唯一的探花定安人張岳崧題匾額的“黃忠義公祠”和邢氏族人創建的“邢知軍書舍”等古建筑也都在尚書街旁。

  沿著府前街再往西走就來到了南北走向的北帝街上,因為街北有座北帝廟,即真武廟,此廟原建城中,后才移到城北譙樓上。1926年,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該街道改名中山路并進行擴建,至今仍是貫通府城南北商貿繁榮的主干道,或許也正因此,北帝街上的古跡今日都已難覓蹤跡。

  穿過北帝街往西走,就來到鎮臺前街,這是因為清代的鎮臺署坐落于此,故有此稱,至于明時的街名已難考證,同樣是在1926年為紀念海瑞,取其謚號改此街名為忠介路。這里是府城古今的商業集市,人流集中,居民點密布的主干道,但幸運的是由于道路沒有多大改變,尚存有明代古城墻、鄭氏宗祠、三城會館等古跡以及清代石木結構和近代南洋騎樓式建筑,古風猶存,也是府城歷史街區的主要地段。

  瓊山縣舊縣衙則座落于城西南,自明代起就在衙前和衙后分別形成了縣前街和縣后街兩條街道,這里是當年府縣官員和民眾到萬壽宮慶祝皇帝誕辰的必經之路,至今街道兩旁還保存不少低矮的清末民初建筑。

  十三街中的學前街和丁字街如今已從府城地圖上消失了,前者在鼓樓前不遠處的靖南門之東沿城墻走勢,因位于縣學宮前而得名,又稱“青云路”,如今已完全被現代民居所取代;后者是連接府前街、北帝街、鎮臺前街的一個丁字形路段,著名的“搜書院”故事就發生在丁字街旁的瓊臺書院奎星樓,如今此街也已被中山路取代。

  沿著鎮臺前街往西走到了西門附近十字路口,是兩條出入城的必經之道,向南是馬鞍街,向北則是北勝街。馬鞍街早在明代已開始形成石板路,相傳瓊州府衙內的大量馬匹都經由此道牽往城南郊外飲水洗喂,久而久之,這里發展成為出售馬鞍等各種馬具的商品街,故此得名,其北段美稱金鞍街,南段稱銀鞍街,洗馬的地方則叫洗馬橋路。

  北勝街是一條通往海口所城和瓊州海峽的要道。明時倭寇猖獗,守城官兵多次在此地打擊來犯的倭寇海盜并取得勝利,又因其地處府城之北,故此得名北勝街,瓊臺驛也建在北勝街旁,是傳遞公文、官員南來北往的必經古道。

  聯接馬鞍和北勝街的是繡衣坊,也叫北門街,很多府城老人都認為,繡衣坊比起已經消失的學前街和丁字街,更應被列入十三街之中。關于繡衣坊的來歷,相傳明清時期,出入此地的多為文人墨客,他們多穿綢緞刺繡衣裳,當朝皇帝聽聞海外還有這樣人文薈萃之地,龍顏大悅,便欽賜了“繡衣坊”牌坊。

  2.4瓊臺福地

  瓊臺福地位于海口市府城文莊路的一條南北小巷——關帝巷之內。巷口有一座造型精美的牌坊,該坊為全石質古欄式構成,單樓四柱,每柱前后各有一條紋邊風掌,石堆瓦楞頂蓋,鯉魚鴟尾頂飾,坊面寬三間,坊匾正背面都是陽刻的瓊臺福地隸體燙金大字。

  穿過牌坊,走進狹窄的關帝巷,就可看見幾十級臺階之上一組金碧輝煌的仿古建筑。這里是遐邇聞名的古城古文化勝地。

  該地為府城三座高峰之一的抱珥山,唐之都督府、宋之都監臺、元之元帥府皆設在山上。人們習慣尊稱朝廷官衙為,故這里稱瓊臺。瓊臺福地的說法由來已久。觀象家曾說,華夏大陸的陽剛紫氣,越海潛入南方,首先聚集于瓊臺之下,故稱福地。又相傳海南地形極像一只縮頭神龜,宋太祖怕它伸出頭來威脅王朝的統治,便將州城遷來神龜縮頭處,宋神宗熙宋六年(公元1073),在府城設立瓊管安撫司統管全島政務,借此鎮住。因此,當時人們稱此地為瓊臺。明永樂元年(公元1403)海南衛指揮使楊義在山頂立抱珥山石碑一塊,還在山南樹立瓊臺福地石牌坊一座。明弘治初年(1488),抱珥山被村民挖掉,建關帝廟一座。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巡道張介祺順民意修復瓊臺福地。乾隆四十三年(1778),時任瓊山知縣汪篆刻瓊臺二字勒石為記。后來福地上建起關帝廟、文昌閣、圣母祠、獻臺、戲臺、石牌坊等,這里成了文人墨客游覽之地、平頭百姓祈求安康之鄉。

  明朝永樂元年(1403)在山之南建的瓊臺福地牌坊和其他建筑已淹沒在蒼茫的歷史長河之中。1999年原瓊山市被國務院批準為歷史文化名城,在瓊臺福地舊址上,瓊臺福地牌坊得以重建,關帝殿得以重修,又新建起福地軒、瓊臺閣、東廡廊、西廡廊等,組成瓊臺福地紀念館,恢復了昔日的輝煌和熱鬧。

  石頭臺階通往高高在上的瓊臺福地,九石階一平臺,共二十七臺階、三個平臺,福地軒就建在第三個開闊的平臺之上。這個高臺兩側的護墻之上,各有一條活靈活現的龍頭露出墻外。臺階兩旁和高臺的石護欄上,每個柱頭都有一頭栩栩如生的姿態各異的小石獅,與對面的同一方向,一共有十五對。欄桿對稱的每塊欄板外側刻有花卉芳草;每塊欄板內側,各有唐至清代瓊州的一位文臣武將或文化名人浮雕,并刻有人物籍貫、官銜、生平事跡和評價文字,以及人的活動情景,一共有三十位,如丘濬、海瑞、鐘芳、唐胄、薛遠、陳實、謝寶、吳典……

  這些海南精英,才華橫溢,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上叱咤風云,展現自己的聰明才智。

  這么多風流人物打破朝代界限,不計時空,薈萃瓊臺福地,是福地的光榮,是海南的驕傲。

  福地軒令人嘆為觀止的,是大門前兩根盤龍石柱。兩根石柱相對稱地各鏤空刻出一條巨龍。盤繞石柱的龍身上站著民間傳說的神話人物雕像:奉玉板的曹國舅,拿鐵仗的鐵拐李,搖鼓的漢鐘離,騎驢的張果老,吹簫的呂洞賓,戴竹笠的何仙姑,持大拍板的藍采和,提花籃的韓湘子,還有浪中跳龍門的鯉魚以及花草、蟲鳥……龍頭相向,嘴含珠,眼圓睜,須飄拂,整條龍像要騰空而起。玲瓏剔透的石柱內容豐富,顯示中國傳統文化的厚重底蘊;石匠心靈手巧,雕鑿的技藝無與倫比。

  門庭東邊有瓊山知縣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書寫的瓊臺兩個大篆字牌,據說這塊字牌是在1999年復建時從地下挖出來的,已經斷為三節,后修復重立于此。

  穿過兩旁懸掛瓊臺勝境旖旎揚天下,福地豐碑崢嶸耀海南楹聯的大門,眼前出現翠竹蔥蘢的庭院,兩側廡廊墻壁上嵌入很多石碑。庭院的北端,綠瓦、紅墻、紅柱、紅欄桿、鏤花窗、紅燈籠使二層重檐的瓊臺閣顯得分外壯觀。而歇山式屋頂的脊梁上,兩條長龍對著小寶塔相向蜿蜒,重檐四角,各踞守著一只神態自若的石麒麟,讓我國獨有的靜態樓閣有了動感,有了活力。

  瓊臺閣后院有一堵墻,墻中間巨大的金色字上金龍在翻舞。有文經武緯兩小門開在墻的兩旁,通向關帝殿,把一軒、一閣、一殿貫通起來,而這堵墻是后進關帝殿的照壁。

  綠色屋檐裝飾成字形,雪白的照壁正中,有一巨幅金龍盤據的浮雕,左右分別橫書忠義”“仁勇四個斗大金字。金色浮雕體現龍文化的特征,金字是關帝品格的精確概括。高達兩米的寶塔形萬年寶鼎,安放在照壁前,二、三層各有六個翹起的檐角掛著風鈴,輕風徐來,丁當作響。

  庭院里鐵樹蒼翠,左右廡廊壁上各掛著一米見方的三幅關帝主要生平事跡的黃楊木浮雕:桃園結義、掛印封金、單刀赴會和刀劈顏良、刮骨療毒、刀斬蔡陽。這都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故事。

  金碧輝煌的關帝殿雄據庭院北面。殿內正殿紅彤彤金燦燦的神龕中坐著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涂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的關帝。只見他右手撫墨黑長髯,左手拿一卷兵書,神態自若,專心致志地讀書。雙手捧金印的關平和一手執大刀、一手抓寶劍的周倉分立左右殿。關公及關平、周倉的塑像都是由整塊的進口菠蘿蜜木料雕成。關帝廟的山墻正中,還嵌著一塊青山石雕成的吐水神龍。每天來這里進香、頂禮膜拜的人絡繹不絕,每逢生日、忌日來祭拜的人摩肩接踵。

  關帝殿的左右各有一座廟,分別為媽祖廟和觀音廟。沿海地區的老百姓崇拜海洋的保護神媽祖,想生兒育女的人們膜拜送子觀音,這兩個廟香火也旺。一殿兩廟并列,在其他地方不多見。

  瓊臺福地建筑保存古代風格,坐落整齊,結構對稱,雕梁畫棟,規模宏大,雄偉壯觀,文化氛圍濃厚。

  瓊臺福地遺址

  在府城關帝巷內,向里走大約50多米,平地上突起一個山包,這就是市文物保護單位瓊臺福地遺址所在的抱珥山。

  明永樂元年(公元1403),海南衛指揮使楊義在這里建造一座瓊臺福地坊”故名瓊臺福地”。遺址原建有關帝廟、圣母祠、文昌閣及東西廊廡等古建筑。

  據省博物館研究館員郝思德介紹, 府城自唐貞觀元年(公元627)起,從而成為遠近聞名的古代文化勝地。

  2.5瓊臺書院魁星樓 

  瓊臺書院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瓊山區中山北路,是清代瓊州最高學府、海南名勝、海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海南省旅游涉外定點單位。

  瓊臺書院位于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文莊路,相傳是后人為紀念海南第一才子、明朝大學士丘浚而建。始建于清朝康熙四十年(1705年,)據傳由于丘浚號瓊臺,人稱瓊臺先生,故書院由此得名。

  奎星樓是書院主體建筑。建于乾隆十八年。其主樓魁星樓高二層,綠瓦、紅廊、白墻,是一座具有民族特色的磚木結構建筑,至今保存完好。魁星樓二樓中梁正中懸掛一匾,上書進士二字,字大如斗。這是當年該書院的高材生張日中進士后朝廷所賜。樓內雕梁畫棟,異常別致;樓前綠樹成蔭,環境秀麗雅靜。

  瓊臺書院為當時瓊州最高學府,常設執教并主持院政的掌教一人,由道臺從德高望重的進士或舉人中聘任。清代瓊籍之進士,舉人多數入第前曾在此攻讀。 年維新變法后,曾數度易名。1951年命名廣東瓊臺師范學校,海南建省后改名為海南瓊臺師范學校。解放后,瓊臺書院曾幾次維修裝飾,基本保持原貌。清雍正年間,著名的粵劇、瓊劇《搜書院》的故事就發生在此。當時,書生張日旻和瓊州府鎮臺的婢女產生愛情,鎮臺震怒嚴懲婢女,婢女逃進書院求救,鎮臺派人追至,書院掌教謝寶仗義執言,門前擋駕,并機智地乘夜將婢女送出城外,使張日文與婢女終成眷屬。瓊臺書院隨著《搜書院》而蜚聲海內外。

      1895

  2.6瓊山學宮大成殿

   瓊山縣學宮位于海南瓊山府城街道文莊路。瓊山縣學宮又稱為瓊山學宮、瓊山文廟、瓊山孔廟、圣公廟等。據清朱為潮撰《瓊山縣志》記載:文廟始建于宋代,原設在海口浦,歷史上多次遷移位置和重修擴建,學宮現今僅存大成殿,屬于海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宋時瓊山學宮在海口浦,即今海口市。

  明代洪武四年(1371),瓊山知縣李思迪遷建于府城東北東坡書院內(即今蘇公祠)。九年,知縣陳概又遷建于府城南郊。遷宮后的第一任教諭趙謙,原是國子監典簿,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大儒,明太祖朱元璋、閣臣解縉等當時人物,都十分敬重他。他任教諭期間,為造就海南人才出了大力,被譽為海南圣人”。瓊州府還特地在縣學宮的西邊筑考古臺,讓他在那里研究學問。在通往學宮的大路口,趙謙書寫的道義之衢”牌坊巍然屹立。成化元年(1465),重修學宮時,出身于縣學的丘浚,以翰林學士的身份為重修寫了一篇《瓊山縣儒學記》,立于文廟中。

  弘治十一年(1498),廣東按察司副使陸淵遷建于府學之西,即今遺址。遷建后的縣學宮居于城內鬧區,靠近府署,接鄰府學宮,方便了生員習禮和各種慶典活動。

  遷建后的縣學宮有明倫堂、兩齋、泮池、官舍等建筑。正德元年(1506),增建學舍20間。嘉靖三十年(1551),教諭陳湯、訓導符山、李夔等人購置學田并建亭舍。三十三年(1554),知府張子宏、推官徐邦佐等改建縣學文廟于明倫堂之西,鄭廷鵠有記。三十五年(1556),訓導黃子祿建啟圣祠于文廟后。萬歷元年(1572),知縣文以進鑿泮池于欞星門內。七年(1578),重修,海瑞有記。二十一年(1592),教諭梁尚道、訓導程士章、何其名改建明倫堂,并修泮池,欞星門。三十三年(1605),地震,廟堂盡圮,署知縣通判吳偉捐修。四十三年(1615),訓導陳汝言請準建啟圣、名宦、鄉賢和考古祠。

  清康熙六年(1667),巡道馬逢皋捐俸重建殿廡及明倫堂。十一年(1671),強臺風,各祠石柱皆折,墻垣傾圮。十四年(1675),僉事范養民、知縣茹鉉等官員捐俸復建。十八年(1678),復圮,翌年春,海寇謝昌、楊二攻破海口城,府城危急,兵丁搬泮池石柱及垣墻石護城,使縣學宮變成平地。二十三年(1684),副使程憲、知府佟湘年、知縣朱王比、教諭盧啟運等人出廉復修。此后幾年,連遭暴風,縣學宮連復連圮,地方財力耗費頗大。四十四年,又遭風災,知縣王贄集紳衿設法捐修,巡道焦映漢、學道翁嵩年、知府賈棠等人為瓊山縣學宮的復建出過大力。

  雍正十年(1732),知縣余宏仁重修學宮時,改明倫堂為崇圣祠,別建明倫堂于祠之東。乾隆四年(1739)、六年(1741)連遭臺風,學宮坍塌荒廢。八年(1743),知縣楊宗秉詳項重建,將原在崇圣祠左右的名宦祠和鄉賢祠移建于大成門側。三十二年(1767),臺風又毀壞殿廡。三十五年(1770),知府遭槐、知縣秦其火胃同意鄉紳吳位和等人的請求,將大成殿遷建于鼓樓東邊原鐘樓廢址(即今遺址),知縣汪后土有記。嘉慶四年(1799),署知府李戴春、知縣蔡升同意鄉紳請求,購買附近市民房屋4間,移崇圣祠至后大街,移大成殿退后3丈。道光二十年(1815),知縣金樹本購買東西民房擴建兩廡,并修大成門。二十七年建忠義節孝祠于大成門外左右,改大門為東西兩門。

  光緒二十三年(1897)秋,瓊山名士林之椿、曾對顏、粘世王召、王國棟、柯玉珊、王駿聲、孫生英等人發起重修,這次修建工程浩大,是瓊山學宮歷史上最后一次重修。正當升梁的時候,突然刮起一陣怪風,將梁吹折,當時人們都感到詫異,做了不少法事,才于九月接著建造。這次重修學宮移大成門入大成殿階前,又新建名宦祠、鄉賢祠、孝悌祠,補建趙謙祠于名宦祠之前,改建節孝祠在孝悌祠之旁,添建尊經閣于崇圣祠右。文廟外邊,東為圣域門,西有賢關門。由圣域門入禮門,禮門內正階而上是美富門,趙謙祠就在美富門正中的臺階之上。轉過趙謙祠的臺階,便到大成門正階,大成門東邊便是名宦祠;如從西邊的賢關門進入學宮,則經義路門、仰止門,仰止門內正中的臺階之上便是孝悌祠,轉過孝悌祠臺階而到達大成門的正階,大成門的西邊是鄉賢祠。進入大成門,對面便是大成殿,殿前兩邊是東廡和西廡,殿后便是崇圣祠。這次修建,時歷一年,規模宏大,更為完備,共占地64000平方尺,共花銀12000多元。鄉賢王國棟有文記其事。

  這次重修的大成殿正中的神幄中,高高地樹立著孔子的牌位,牌高2.37尺,寬0.4尺,厚0.34尺,朱底金書,孔子牌位東邊向西是復圣顏回,述圣子思兩個牌位,西邊向東分別是宗圣曾參,亞圣孟軻兩個牌位。神幄的東邊西向,供奉著閔損、冉雍、端木賜、仲由、卜商、有若等先賢的神主;東邊向西邊有:冉耕、宰予、冉求、言偃、顓孫師、朱熹等六位神主。東廡西向供奉著40個先賢牌位,其中有宋代的周忄享頤、程顥、邵雍;還有先儒38個牌位,其中有孔安國、毛萇、鄭玄、陸贄、范仲淹、歐陽修、司馬光、楊時、李綱、張木式、陸九淵、真德秀、文天祥、方孝孺、顧炎武等。西廡東向先賢39位,還有先儒37位,其中有應邵、董仲舒、許慎、諸葛亮、韓愈、韓琦、胡安國、李侗、呂祖謙、袁夔、魏了翁、陸秀夫、王守仁、王夫之等。

  名宦祠奉祀歷代瓊山縣的名宦25人。鄉賢祠奉祀瓊山縣歷代名賢53人,這些鄉賢的事跡,府、縣志上都有記載。

  雍正八年(1730),瓊山縣學宮奉旨立學宮臥碑,上刻規制,約勵生員。

  學宮廟頂九條脊,為重檐歇山式結構。原有后殿、大成殿、東廡、西廡、欞星門、丹墀等建筑,十分雄偉壯觀,為瓊山歷代儒學教育機構,占地面積最大時500尺,橫128尺,面積64000方尺”。

  瓊山縣學宮今僅存大成殿,面闊5間,進深3間,坐北朝南,重檐歇山式頂。梁架結構為七架木結構式,梁檁之間雕刻精美的龍獅、蓮花、卷云、紋刻,莊重典雅。瓊山縣學宮大成殿為海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7泰華庵

  泰華庵位于“郡城大西門草芽巷”,幽幽古道,明清民居建筑櫛比鱗次,06年我曾陪同我國著名民族建筑、文物專家李瑞森先生到府城泰華庵參訪時,李瑞森先生曾躊躇駐足,連連驚嘆。泰華庵就立身于這明清民族建筑之中。據 90 年代中期,在泰華庵墻體中挖掘出的 《 常住碑 》 記載,泰華庵“逎自先人肇造”,始建于何年已不可考證。廣章“寂禪迨后” 12 歲時出家,“削鬢投慈于城外清源之庵”,“茲值風雨飄搖神庵灑壁垣崩塌”,廣章四顧心傷。“乾隆五年,馳走于間苦募數載”。尼眾“竭力募化,十方不辭幸得信眾布施置買土名黃鐵田斗貽作此庵常住,并鑄佛前香案,金制神人。直至乾隆二十一年菊月乃得整齊神像,并固上下庵垣,敬持晨鐘暮豉。”

  世事滄桑,風云變化,在三百多年的漫長歲月中,泰華庵飽經風霜雨雪,幾度遭遇香火泯滅而又復燃的興衰起伏。1940(民國二十九年),曾有泰華庵重建的記載見諸史端,但之后道場曾一度淪為民居。2000 3 月,經報省政府批準開放。泰華庵失而復得,僧寶入住。在新任主持釋成道法師的帶領下,十方僧眾克服時艱,重修百年老殿,禮請佛像。三百多年不絕的泰華庵香火終于得以復燃,重修落成之日,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董事主席、中國人民大學客座教授凈空法師送來題聯:真誠清凈 平等 正覺 慈悲;看破 放下 自在 隨緣 念佛。重建泰華庵有殿堂、橫廊、僧寮、客堂、五觀堂、庭院,占地 456 . 74 平方米。雖說擁擠,但也整齊清潔,道場莊嚴。 2003 年,海口、瓊山合并,泰華庵歸屬海口管理。泰華庵現有常住尼眾20人,大專院校畢業的有 8 人(其中碩士 1 人),佛學院畢業有 9 人,具有較高的佛學知識和參修水平。

  泰華庵深藏于府城草芽巷,得幸于遠離喧囂的鬧市,一方佛門凈地,是清心寡欲,一心誦經修行的好道場。又因管理規范道風淳正, 2003 年被評為“五好”宗教場所。泰華庵名聲在外,就連北京、西安、東北甚至國外的香客都逐名而來。香火逐年鼎盛,窄小的道場已遠遠不能滿足虔誠信眾前來禮佛的需求。 2006 年,海口市政府劃撥位于靈桂公路左側尚賢村附近11畝多地和 30 萬元給泰華庵易地重建。自此又歷時5年,成道法師帶領僧眾及護法居士,幾經磨難,在一片荒蕪之上建起了大雄寶殿、天王殿、鐘鼓樓、念經堂、五觀堂、客堂、圖書室、僧寮、居士寮、藏經樓。一座功能完善,全省最大的比丘尼廟宇已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2.8天寧寺

  天寧寺建于宋初的宋太祖趙匡胤統治時期,距今已有1000多年歷史。宋太祖并崖州于瓊州,改振州為崖州,合稱“瓊崖”;到宋神宗熙寧年間(1068-1077),瓊山縣治和府治先后遷至府城,使府城成為全島的文化、經濟和政治的中心。位于府城的天寧寺,此時便成為海南第一禪林和全島最大的佛教中心,從此香火旺盛,香客信徒滿門。但由于接下來的宋、元戰亂,瓊島民不聊生,天寧寺一度破落。

  據明《正德瓊臺志》記載,元朝統一中國后,至治元年(1321),時為親王的圖帖睦爾因宮廷內爭,被皇帝放逐瓊州,潛邸就在瓊州城城南(今府城)。由此成為眾多渴望北還的歷代罪臣貶官中獨一無二的皇親貴胄。文宗被流放海南島時不足20歲,求偶心儀女子青梅不得,心情黯淡,便到定安游玩。到南雷峒時住在峒主王官家,王官禮遇周到,還為之出三百金以聘青梅,使他終于遂了心愿。后來他常到天寧寺參拜,對該寺和海南的諸多人和物都懷有深厚情感。后來圖帖睦爾繼承了皇位,成為歷史上唯一到過海南的皇帝。

  元天歷二年(1329),剛剛登基不久的元文宗圖帖睦爾為感瓊州島民的值遇之情,便下詔撥款修葺天寧寺,并下旨將一度被改為天南寺的天寧寺恢復原名。除了修葺天寧寺之外,又修建了一座“普明禪寺”,以謝“上天垂祐”。

  到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開國皇帝朱元璋命令歸拼神宇,瓊州府設官專管其事,僧綱司按規定標準拆除了海府地區的無名寺廟,將其材料擴建天寧寺。擴建后的天寧寺有了更大的發展,擁有宏偉的大雄寶殿等殿宇及東西兩邊禪房、六祖講壇等近百個單體建筑,規模宏大,十分壯觀。

  洪武三十年(1397),海南衛指揮桑昭捐資,在大雄寶殿前建二殿,使三殿對門,更顯得莊嚴肅穆。其殿匾齋額一切題名均出自瓊山縣學教諭、著名學者、被譽為“海南圣人”的趙謙所題。當時瓊州府官員迎詔以及官師學禮等重大慶典都在天寧寺進行。至明永樂(1403)年間,知府王修在山門上題“海南第一禪林”橫額。引得天下名流高僧高紛紛慕名南游,無不留宿天寧寺,使天寧寺名揚四海。

  從民國六年(1917212日公布的“廣東省瓊山縣古物調查表”中,雖說全島有147處古建筑遭到不同程度的毀壞,但天寧寺還保存有眾多的寶物,其中價值連城的文物有碑碣類的明正統八年立石的重建天寧寺碑、金石類的有明成化十三年所鑄的放置于大雄寶殿內的天寧寺銅鼓、雕刻類的有宋代所雕的天寧寺佛像和銅像等等。特別是一尊高達八尺多、莊嚴敦厚、置立于西邊旁殿的銅佛,因佛像的腰間帶皆由宋時銅錢連絡而成,是可見證宋代鑄像之法的國寶。

  文革時期,在“破四舊”的逆流之中,與全國一樣,遠在海之南的天寧寺同樣沒有逃脫這場中國文化遺產空前浩劫的厄運,而且被紅衛兵“破”得十分徹底——所有文物蕩漾無存,現在的海南省、海口市博物館館藏品中均無一件天寧寺文物。

  真正的天寧寺已經消失近半個世紀。其故址在今府城鎮建國路北側的瓊山人民醫院后面,臨街是紅城湖路。如今的天寧寺是大寺完全被拆后,附近群眾捐款在原址旁邊建起的一個小廟,僅是一間幾平方米的小平房而已,看管的中年婦女說,是集體分給她公公的,她公婆先后過世后,就由她每天凌晨燒香祭拜一下,總是擔心公家會收回。廟里除了捐建芳名碑和兩個后來仿造的小佛像,幾乎別無它物。

  現在盡管網上仍舊把天寧寺當作海口的景點,還繪有與五公祠一路之隔的詳細地圖,標明到達的各路公交車站點,但是到場的人都有“上當”的感覺,有網友說“其實很小一個,主要就是一個佛龕,在街邊上,有個墊子可以跪下拜拜,車水馬龍的街上有這樣一個寺,也算是風景了!”更多的市民和游客路過,看到的就是一把鎖以及鐵柵門內龕臺上隨微風輕晃的香火與燭煙。

  或許,當年元文宗撥款時沒想到天寧寺會有這樣凄涼的結局,李綱為何一到海南就去天寧寺的謎底也永遠難以解開。

   

  2.9鼓樓街的三圣宮

  三圣宮始建于光緒十三年,1993年重修。里面供奉三圣娘娘、救駕元帥、火雷娘娘、泰華三仙。

  鼓樓街因府城鼓樓而得名,這是一條鏈接文莊路穿過府城鼓樓的古老街道。在鼓樓的南邊大約100多米遠的街邊有一座占地200平方米左右的小廟,叫三圣宮。這是鼓樓下街20多戶人家供奉的村廟,大約建于清代嘉慶年間,這里供有三圣娘娘、關老爺。

  每年的農歷正月十二,是這里的公期,街道上供奉三圣宮的居民們會聚集到廟里舉行慶祝活動,今年的公期活動從正月十一開始,要舉辦一場祈福消災迎新春的道教法事以及演出兩場瓊劇。據街坊說原來他們活動也挺多的,有舞獅舞龍,但是由于這街道人太少,而活動花費太多,光兩場瓊劇已經2萬多花費了,請不起,就省去了一些活動。

  公期活動的活動經費一般由供奉該廟的居民捐款籌集,錢是按戶按丁來算人頭平攤的。另外街坊們一般都會按自己能力在公共分灘費用基礎上再捐多些,這些錢財作為公共款目每年都會用紅紙書寫登記,然后張帖在廟里公示。

  道教法事:道教法事又稱為齋醮科儀,海南話俗稱“做齋”,這是一種深入到普通民眾的宗教活動。道教在海南對民間影響非常深入,幾乎是每個村廟所供奉的神靈峒主公等都是道教的神靈,所舉行的法事也都是道教法事。

  法事一般由修行持道的法師來舉行,配以法壇、表文、符咒、法器、樂器等,通過說唱念舞等儀式與神靈溝通,借神力、通鬼神,達成人們實現美好愿望的宗教活動。所以在民間,如有重大事件無法以普通手段解決,普通民眾都會以舉辦齋醮法事對自己所期盼的事祈求之,以達到消災避禍的目的。

  道教法事的一般程序:設壇、上供、燒香、升壇。禮師存念如法,高功宣衛靈咒、鳴鼓、發爐、降神、迎駕、奏樂、獻茶、散米、步虛、贊頌、宣詞、復爐、唱禮、祝神、送神。在活動進行過程中,還使用弦、琴、笛、管、簫、鑼、鼓、鈸等八音樂器演奏樂曲配合。樂曲隨法事的進展而有不同的節律、曲調與之相配合,跟瓊劇類似。

  在海南本地也把這種跟瓊刷類似的法事稱為唱齋戲,有人說瓊劇就是從齋戲發展來的。

  2.10達士巷古道

  達士巷古道位于瓊山區府城馬鞍街與云露路之間的馬鞍街97-1號。明清時期多為名流紳士、大戶人家居住之地,便稱達士巷。這是一寬23米、長近400 的石板小道。經過百年風雨沖刷,無數腳步的踩踏,石板被磨得有點光滑。 達士巷全長410米,建于明清時期。

  明代進士鄭廷鵠就是出自達士巷,他的家就在達士巷的邊上,如今祖屋因多年失修,已破落不堪。他成名之時,達士巷也叫鄭家巷。此外,還有在明、清學術界被尊為“嶺南巨儒”的明代戶部侍郎鐘芳晚年就定居在達士巷內。清末民初的著名學者王國憲的祖屋也在此巷中,他終生致力于創辦學堂,是瓊山中學和瓊海中學(海南中學前身)的創始人之一,也是海南書局的創辦人之一。

  2.11達士巷的康皇廟和馬皇廟

  康皇廟原址在瓊山小西門馬街前,雍正年間遷移達士巷,道光年間邑人生員楊華倡議,捐資重建。1953秋遭臺風損毀,上世紀90年代重修。

  馬皇是民間供奉馬的保護神;而康皇廟是紀念力抗金人而戰死疆場的宋朝忠臣康保裔。1950年代,康皇廟被臺風吹倒,后重修時移建與馬皇廟在一起。每逢祭祀,廟里香燭繚繞,演戲奏樂,熱鬧非凡

  2.12北勝街古道

    走出繡衣坊北門,馬路對面便是北勝街。古時候,北勝街南路口就是古代府城的北門。出北門經北勝街便可通往海口及瓊州海峽,因此北勝街成為一條古老而重要的連接海府地區的交通通道。

    明時,沿海一帶常有倭寇、海盜上島進城劫掠百姓。守城官兵多次在此地打擊來犯之敵,取得勝利,因此北門外的這條街后來被稱為北勝街并流傳至今。

  現在的北勝街,早已沒有了昔日的榮光。雖然古舊的民居依然存在,但更容易發現的則是新蓋的鋼筋水泥小樓,這些顯得有點刺眼的建筑幾乎完全淹沒了老街原有的風貌。專家指出,瓊山府城傳統民居歷史文化街區保護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百年古廟保財運

  今日的北勝街安身僻靜之所,少有車輛進出,可在古代這里卻是一條貨品交流的通道。據巷中的老人回憶,這里曾經是獨輪車的海洋。從府城出北門經北勝街前往海口的商賈或購買商品的居民,雇用獨輪手推車裝運貨物,獨輪車浩浩蕩蕩行進在北勝街的石板路上,川流不息,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而小巷中也就遺留下獨輪手推車轍的深溝痕跡。

  自明朝開始,這條石板鋪就的古道承接了多少獨輪車夫辛勞的汗水,承載了多少瓊州人的財富夢想。二十多年前,由于要改造下水道,北勝街由石板路變成了水泥路,昔日流金淌銀的財富要道也因時代的變遷成為一條偏僻小道,只有那些傳說還在流傳。

  位于北勝街30號旁的趙公廟,也同樣體現出府城人民崇奉財神保佑自己發財的愿望。趙公廟中供奉之神為趙公明,晉代時已出現在《搜神記》中,他是個冥神。到了明代,趙公明被封為“正一玄壇元帥”,這是他又稱趙玄壇、趙公元帥的來歷。這時趙公明的面目已煥然一新,他不再是冥神,而是能幫助做買賣者求神盈利的財神爺了。

    趙公明成為財神爺初期,其知名度并不高,他是因明代通俗小說《封神演義》的大肆渲染描繪,才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此后,趙公明元帥手下便有了4位正神“招寶”、“納珍”、“招財”、“利市”,聽從他差喚。趙公明直至明代才成為財神,幾百年來,府城人對它畢恭畢敬,香火不斷,則是想神靈保佑自己富起來。該廟宇被居民一直保存下來,1953年因特大臺風倒塌,1989年重新修建。

  轟轟烈烈抗倭魂

  如果將繡衣坊比作滿腹詩書的秀才,側面見證府城悠久的文化歷史,那么北勝街就是一個鐵骨錚錚的不屈展示,見證了瓊島人民的勇敢堅強。站在鼓樓之上,向著北勝街望去,遙想當年鐵盔皮甲的士兵也是在鼓樓上敲響警鐘,官兵百姓拿起武器,涌向府城北門。城門大開,金鼓大作,殺聲震天,炮聲隆隆,英勇的瓊州兒女殺出城區,所到之處,海盜、倭寇丟盔棄甲,倉惶而逃……北勝街這個帶著驕傲與自豪的稱謂,記載著用英雄碧血鐫刻而成的歷史。如今的北勝街,表面看上去略顯單調,街道兩邊只有零星的小店、旅館、發廊。街道中的幾張臺球桌,給這條靜謐的古街道增添了幾分活躍的氣氛。也許歷史的印記已經模糊,但人們仍能在北勝街殘留的古跡中尋找歷史遺韻。

  與其他老街一樣,北勝街內也有不少頗為有名的古井,其中龍神井最為有名。

   龍神井位于北勝街趙公廟東側50米,在一個茶點店后面的小巷內。該井鑿挖于明朝,井圍為石砌,呈六角形,井旁立有龍神井石碑。該井水甜清涼,北勝街的居民如今在井中安上了抽水裝置,仍然作為日常用水使用。

  在北勝街與紅城湖路交叉口的路對面,還有座玉皇三清宮和陳公廟,被列為瓊山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玉皇三清宮前身是天慶觀,亦稱玉皇廟。三清是道教的尊神,是二宋一明的道教文物。該三清宮原址于五公祠對面,位于府城北勝村。由于時光變遷,該宮已遭到損壞,僅存三尊大型石雕像。每尊像高2.1米,約重3噸。為了保護好歷史的文化遺跡,當地村民于20045月重建了三清宮。

  2.13五里官道

  五里官道位于龍華區遵譚鎮東譚村委會涌潭村和坊門村以及新坡鎮云庵村、卜宅村、何村境內,修建于明萬歷辛丑年(1601)

  明代中晚期,云庵村的林杰、卜宅村的曾鵬、何村的何其義先后科考中進士,一時轟動了瓊州各地。瓊州府為了表彰三名進士曠世功名,達到獎勵前賢,激勵后學,撥資發動民眾從何村至卜宅村和云庵村五里之地用石板鋪路,成了世代民眾傳頌的官道”。

  五里官道是海口目前保存最好、年代最久、距離最長的官道遺址,具有很高的歷史和文化價值。

  2.14繡衣坊的晏王廟

  繡衣坊位于府城大西門外,南向馬鞍街,北對北勝街,接壤小北門,人們俗稱北門街。繡衣坊形成于南宋,發展于明朝,興盛于清代康乾年間,直到清末民初仍然商機勃發,聞名遐邇。

  晏公廟位于繡衣坊67號,始建于明代,距今有500年的歷史。現存的晏公廟于1981年重修。占地約300平方米。院內有一枇杷樹,枝繁葉茂。大院南邊立有晏公廟碑序和重修晏公廟萬世流芳石碑。晏公廟外柱楹聯書寫著“關圣帝征吳封魏,晏侯王衛國庇民”對聯。

  廟門聯寫有“精忠扶漢室,平浪庇庶民”對聯。廟內供奉晏公和關公神位,街坊居民四時奉祀,永沐神恩,香火鼎盛,歷時不衰。這里祀神時是威嚴肅穆之所,平時屬老年之家,為街坊居民休閑聚集的場所。

  2.15海瑞故居

  海瑞(1514~1587),瓊山人,號剛峰,生性峭直嚴厲,不肯阿上,又清苦自律,力摧豪強,厚撫窮弱,所以深受百姓擁護,而經常觸忤當道,曾經三次丟官。一度入獄。他為民眾做了很多好事,深受百姓愛戴。海瑞一生剛直無私,潔身愛民,砥節礪行,誨瑞去世后,身無分文,連為其辦理喪事的錢也是大家捐集而成。發喪時,農輟耕、商罷市,號哭相送數百里不絕。后來賜謚號忠介”,百姓稱他為“海青天”。其志節始終為后人景仰。著作輯為《海瑞集》。

  海瑞故居位于今海南海口市瓊山區府城街道紅城湖路,這是一座紀念性的仿明代海南民居風格的建筑群,海瑞并沒有在此住過,真正的明代海瑞故居原址就在附近,現今并無建筑資源。新建海瑞故居建筑形制也和原來的有所不同,因此應當叫做海瑞紀念館更為恰當。

  現今的海瑞故居為1997年瓊山各界籌資重建。重建后的海瑞故居由前廳、正堂、后屋、書齋、花廳、書童間、雜用間、廚房等單體建筑組成,于海瑞誕辰480周年之際落成,對外開放。1998年列為瓊山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25月,增建廣場、雕立塑像、牌坊等,總面積為3300平方米。20031月,又完善了其附屬設施。這里已成為后人敬仰先賢的憑吊場所,為成一處繼承傳統文化、廉政勤政為民的教育基地。

  2.16丘浚故居

      丘浚,字仲深,號深庵、玉峰、瓊山,別號海山老人,瓊山府城鎮下田村(又名“朱桔里”,今名“金花村”)人,是我國明代中葉的理學名臣、15世紀的杰出學者,他同海瑞被稱“海南雙壁”,是海南老少皆曉的著名歷史人物。他生于永樂十八年(1421年),幼年喪父靠母教養,勤奮攻讀,聰明過人,童年時就有詩名。明未清初大詩人錢謙益編《列朝詩集》,曾選入丘浚的詩,并在小傳中說,丘浚“七八歲能詩,敏捷驚人。生平作詩幾萬首,口占信筆,不經持擇,亦多。”

  丘浚故居是是海南省海口市僅存不多的歷史文物古跡之一。位于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金花路三巷9號。又名“可繼堂”。故居一室二房,以黃棱木建造。附近有“藏書石室”遺址,為丘浚藏書處。管理單位是海口市博物館。

    1996年,丘浚故居和丘浚墓(位于其故居4公里外,建有石雕俑群等建筑物)一起被國務院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丘浚故居“可繼堂”

    丘浚故居始建于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規模最大時,有“丘氏十八屋”之說,現存大門、前堂和可繼堂等單體建筑。丘浚故居是海南現存年代最早、工藝水平最高的磚木結構建筑之一。丘氏24世嫡孫丘仁義深明大義,將其祖居捐獻給國家。1994年經中央、省、瓊山市撥款130多萬元大修,接原貌復建,總占地面積0.95畝,其中建筑面積210平方米。

    故居坐東朝西。故居大門門楣上端刻有羅哲文(國家文物局古建筑學家)題寫的凹陷金字宅名“丘浚故居”。過了不大的庭院便是前堂,前堂之后是可繼堂,兩堂之間南北兩側是廂房,原是丘氏家人做飯儲物的場所。可繼堂之后,是丘浚建的“藏書石室”、“愿豐軒”等建筑。前堂面闊三間,進深四椽,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通高4米,通面闊12.9米,通進深3.6米。明間兩側是廂房,屬起居臥室,據傳丘浚就誕生于前堂左廂房中。可繼堂面闊三間,進深十一檁,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通高6.6米,通面闊12.9米,通進深8.5米,明間梁架用十架椽,是現存最大的丘浚單間故居。廳堂正中置放有一尊丘浚的金色坐像,兩邊分別為“勤儉持家”和“詩書繼世”的楹聯。

    故居“風水墻”

    丘浚故居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其木結構建筑是海南現存的最早的木結構建筑。其風格是如今保存下來的為數不多的明代“月梁穿斗”式建筑。在當時,此建筑結構精美,尊卑有序,反映了當地達官宅第的規模和水平。經考證,丘浚故居現存建筑的主題結構仍是明初創建時的原構、原物。其中,左廂房中放置著的一張臥床,是完好保留下來的原版原貌的丘浚及其父母睡過的臥床。

    據了解,丘浚故居唯一的一次大修繕是在公元199210月至公元199511月。此工程被稱為“丘浚故居保護維修工程”,該工程也是海南民居保護的開端。此次大修在遵循最大限度的保存原年代建筑風格、風貌的基礎上進行了補梁,并對瓦頂、圍墻進行了修繕。

    故居院門口上方懸掛著的“丘浚故居”幾個金色大字尤其引人注目。據介紹,這四個字為國家文物局著名古建筑專家、書法家羅哲文所題寫。在院門口的旁邊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上寫著“國家重點保護單位”。

    順著一條石砌小徑走入庭院,庭院內小徑兩旁郁郁蔥蔥的綠草讓人不忍去踩踏。再往里走便是前堂,為當年家仆居住的地方。再進去就是著名的“可繼堂”,相傳丘浚的父親丘傳是獨生子,在丘浚和丘浚哥哥丘源年幼時去世,兄弟倆由祖父丘普撫養,祖父百感交集手寫楹聯“嗟無一子堪供老,喜有雙孫可繼宗”,橫批“可繼堂”。可繼堂神案上供俸著一尊丘浚的金色塑像。堂內擺著4張太師椅,神案供桌和椅子上雕著精美的圖案,技藝精湛。

    可繼堂兩側為廂房。據說,左廂房是丘浚父母和其小時候的臥室。右廂房為接待親朋賓客的客房。可繼堂后還有兩個小廂房,為丘浚的兩個女兒所住。如今,丘浚傳人每年年底回來祭祖已成為一個傳統。

    丘浚謝世后乃至清代,可繼堂風光不衰,故居門外的華表,朝廷旌建丘母李太夫人牌坊,吸引眾多行人觀瞻,可繼堂成為金花村乃至海南人的驕傲。

  民國以來,海南政局動蕩,戰火不息,丘浚后人四處謀生,其故居呈現衰敗氣象。解放后,府城地區人口逐漸增多,昔日丘宅門前寬闊的空地,已被居民住房所覆蓋。華表和牌坊已蕩然無存,丘浚遺物,包括皇上恩賜的龍碗、玉簪、朝笏、文稿,墨跡、繪像等,也已不知去向。到上世紀90年代初,丘浚故居已破敗不堪。19946月,瓊山市人民政府對丘浚故居投資130多萬元按現存原貌進行修葺,1996年修葺一新的丘浚故居免費對外開放,供游人參觀。1996年,丘浚故居被國務院列為全國重要文物保護單位

   

  2.17吳典故居

  吳典故居位于海南省海口府城鎮草芽巷小雅巷4-1號,是一座有300多年歷史的清代建筑群:一處占地面積6200平方米的清代宅院,包括四座格局相同、走向一樣、建筑風格一樣的大宅院。

  吳典故居,是瓊山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由瓊山市人民政府199811月認定。

  吳家大宅屬海南典型的清代土木建筑。原有四座路門,每座路門之內,各有一排正屋3間,共有20多間房,為府城占地最大的一家民宅。除了四座和第一座宅院保持得比較完好外,其余兩座已經面目全非。這第四座是吳典故居群中保持得最為完好的一棟,約占地1200平方米,南北走向,一共四進。門上考究的雕花,柱梁的堅實耐用,石磚細膩的紋理,庭院的開闊,屋脊的龍飛鳳舞,是清代海南宅院的活化石。

  吳家大宅異常牢固,建成以來經歷了臺風摧殘、雨水淋灑,卻連一條檁一根桷都沒換過,保持原貌不變。梁柱烏黑發亮,可見當年材質的上乘。原先氣勢非凡的吳家大宅院,在日占期間曾被日本人當做馬廄,地板磚上依稀可見被馬蹄踏碎的裂痕。

  第二座宅院右邊房門緊閉的上廂房,是吳典出生的房間。吳典中進士后,在府內加蓋寶墨樓”、賜硯堂”等,但幾經戰亂,早已蕩然無存。

  吳家大宅大約于1740(乾隆五年)大體完工,后世屢有增建。

  吳典(1740-1789),字國猷,號學齋,府城人。自小穎異,15歲中秀才,1765(乾隆三十年)中舉人,1769(乾隆三十四年)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曾任四庫全書館分校官等,參與纂修《四庫全書》和《永樂大典》的補遺工作。1786-1789年,任瓊臺書院掌教。

  吳典一生除了盡心編纂《四庫全書》,出任瓊臺掌教,為國家培養可用之才外,他為鄉里所傳誦的是他一輩子不遺余力奉行的善行。他籌款在北京建造瓊州會館”,為恩師周繼才家鄉架橋;辭官回家鄉后,到母校出任瓊臺書院主講、創辦珠崖義學、開設醫院、集資修復文明樓,等等。吳典像傳說中的賢人,用他的德行,播撒他對故鄉深情的愛。他不求聞達,聲名卻在民間久久流傳。

 




7星彩开奖记录 街机千炮金蟾捕鱼ol 彩88彩票网页 猎鱼达人h5白金弹头买卖 ag电子游戏武财神app版 赌博翻倍公式137 江西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11选5任选8稳赚 网络游戏王者传奇 牌九至尊手机版 11选5前三组选万能6码